拉郎狂魔。

cp观混乱,文笔一般。

法扎,德扎,tdv,一粒沙,1789。
沉迷Salieri,沉迷主教,沉迷PG。

Flo,LB,乌豆,米开来。
表哥,沙坑,麻袋,羊毛,糊了。

"这是新生活。"

【主教班萨】一辆小破车

*主教班萨
*车
*班萨视角语c形式爽文

“您也像我一样丧失理智么?”

我在他的床上,科洛雷多主教,一切本不应当是这样的。
我亲吻他的嘴唇,像是在亲吻我最亲爱的情人,我们互相用唇齿厮磨对方的唇角,在对方的身体上尽可能多的留下齿痕。
这是场战役。
我们像是整装待发的战士,耀武扬威而又小心翼翼。他把舌头伸进我的口腔,轻车熟路的舔舐我的舌头,水声从我们的身体连接部位发出来,就好像我们之前已经这样做过千百次了一样。
科洛雷多的指甲划伤了我的脖颈,不是很痛,血液顺着被划破的肌肤流下来的触觉竟让我感到了一丝从未有过的愉悦。他有一双天生就是用来触摸音乐的手,平滑,没有伤痕,每个动作都稳得让人想要哭出声音。
他的手指逼迫着我,解开我的领花,在我的胸口转了一个圈之后轻巧的解开了我的扣子,天知道我废了多少力气才系上的它们。

“科洛雷多主教,再这样下去我们就都不能停下来了。”

我听到自己几乎是请求的陈述句,我从未有过这种触感,当我与女性亲吻的时候,当我拂过女性肌肤的时候,我从未发出如此的颤抖。
应当是要停止的,这种背德而又没有道理的,即将进行的交缠。我们在渎神。
科洛雷多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或者是他听到了但是当做不在意,就像以前他从来听不到要给莫扎特涨工资的要求一样。他的手指向下滑,顺着我的胸腹一直到达我的股沟。大理石般的触感告诉我他的手指已经突破我的裤子,顺着紧身的裤腰滑到不会有人触碰的地方。

“我是像您一样丧失理智了。”

他靠近我的眼睛,嘴角上面带着一丝不可见的笑容,好像是献祭一般的闭上眼,吻上了我的脸颊。他用唇瓣和湿润的舌尖包裹着我的耳垂,让我除了黏腻的水声以外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响。他的呼吸打在我的睫毛上面,照应在他身上的烛光让他看起来是我将要信奉的新神。

“你害怕么?”

我在颤抖,由于无可抑制的快感和眼角几乎要流出的水珠而颤抖着自己的身体,他的手指是那样坚定的无法拒绝的,一点一点的深入到我的身体里面的动作让我几乎要停住呼吸。

“不,您……请您停下吧。”

我深呼了一口气,感受着身体被扩张开的异样的触感,早已经被扒光的大腿在微凉的空气里面暴露着,不可察觉的起了鸡皮疙瘩。我咬着嘴唇,抑制自己想要发出声的喘息。这是无法接受的折磨,我没有办法……

“求您了……请……请停下来吧。”

我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的请字,科洛雷多不说话,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听我的话语,他的手指明明是匀称而完美的,在我看来却变得狰狞而粗大。我感到他放进去了第二根手指,紧绷的肌肉让我几乎不能发声。

“我以为您喜欢这个呢?”

他凑进我的耳边,温热的呼吸打在我的耳廓上,我的眼角流下温暖的水珠。

“……不。”

我,我想要他继续下去。

【班萨/丹东无差】请为我敲响离别的钟声

*意识流ooc,大概是航班兄弟拉郎
*历史瞎捏造,背景瞎写,看着玩就好了。
*记梗

安东尼奥萨列里谋杀了一个高傲的灵魂。

那确实是他干的,他用他的双手握住了断头台的绳索,然后他松开手,看着那个一直微笑着的青年的血液四处飞溅,染红了他今早刚换上的黑色皮鞋。他曾经听过丹东的大笑,而在此时,他听到了丹东灵魂的哭泣声。

男人的灵魂叫着世界的不公,朋友对他的背叛,以及痛苦的,被斩首的滋味。萨列里能看到。

就像是自己的灵魂被扯裂了一般,萨列里看到了丹东与他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

乔治丹东和他长得很像,他们有几乎一样的脸型,鼻子的轮廓相似的可怕,他们的眼睛一样的深邃――除了萨列里眼中不怎么带着笑意――他们几乎就是同胞兄弟。他们在一所酒馆相遇,丹东牵着身旁女性的手,轻浮的吻不断的落在女性光滑的手背上,引得她不断的发出笑声。萨列里就在这时走过他们的身边,他脖子上堆积的复杂而显得燥热的领花引起了女性的注意,而随之而来的就是丹东的注视,以及成年男性特有的笑声,萨列里觉得那种声音几乎比莫扎特的声音还要令人感到无奈。

――

他们就这么熟悉了,骨子里充满着自由的律师和一位宫廷乐师长,听起来就像是个灾难了。丹东邀请萨列里为他们作曲,歌唱自由和民主,他的手臂搭在萨列里的肩膀上,像是个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一样的让萨列里靠近近自己,在音乐家的耳朵旁边高声谈论着昨晚遇见的趣事。萨列里皱着眉头,他眼睛里的不赞同几乎要顺着他的目光投射到丹东身上了,但他的反驳被几口灌进来的酒液呛走了,写歌的事情也就这么定下来了。

――

第一次亲吻也许是个意外。

他们在一起总是喝酒,萨列里几乎要把这辈子都没有喝完的酒都在那几个月里面喝光了。萨列里靠在桌子上,酒杯在他手里面晃动着,鲜红的液体在杯壁上面留下淡淡的印记,他想起来之前皇帝赏赐给他的红酒,他还扔在地下室,没有用自己的舌头触碰过那些琼浆玉液。

萨列里想要回去了,他的歌剧快要写完了,巡演也快结束了,他的家中只有一个家仆,这甚至有点让他担心自己的钢琴会不会被擦坏。

丹东从他开始思考之前就已经靠过来了,抱着比萨列里手里杯子大几倍的酒瓶子,以一种静悄悄的方式靠近他,坐到了他的身边。也许是丹东喝醉了,他靠过去,靠的越来越近,终于在萨列里推开他之前把嘴唇印在了音乐家的脸颊上面,发出的一声响亮的啵让萨列里有点窘迫。萨列里扭过头,瞪着喝醉的律师,平时的银舌头喝醉了酒,眼睛里面有血丝和有点不似平常的孩童气。

萨列里为此着了魔。不知怎么的,他们靠在了一起,用唇舌感受了对方口腔里的气息。

萨列里听到丹东在他耳边轻声说:“会好的。”

――

会好的。

萨列里的手上沾满鲜血,他记得丹东没有闭上眼睛。

会好的。

萨列里哭了,像是七八岁的时候被关进了禁闭室一样,哭得像是个孩子。

会好的。

除了丹东。

#环太平洋au
#萨视角
#假装存梗

莫扎特穿上了他的机甲,阿玛迪亚号对他来说已经像是手掌一样得心应手,我仿佛能看到那个年轻人兴奋的表情。最新一次的测试告诉所有人他有参加战斗的资格,并且在他的副驾驶的帮助下,他能做得比操纵单人型机甲时更棒。

达彭特是他的副驾驶,曾经我的朋友,如今却为我的敌人效力,我不知是莫扎特夺去了我的机遇,还是因为我已失去技巧和驾驶机甲的资格。达彭特在我想要他帮助莫扎特的时候感到过震惊,但他还是照做了,为了抗击恐惧,他也必须那么做。但是我却对我的决定感到后悔,我甚至在想如果我暗中对莫扎特的机甲做什么手脚,这个天才是否会就此陨落。

灵蝶放在仓库里,我的姑娘已经年久失修,而我的手指也已经因为那场“重感冒”而不能再操纵她了。莫扎特就是此时出现的,他是个神童,从小就在父亲的锻炼下成长,他富有格斗技巧并且更加灵活,更适合现在怪兽的攻击――皇帝是这样对我说的,虽然他的眼神里面带着重用莫扎特的不自信,并且由于大臣们的反对,阿玛迪亚号很快就不会再被投入战场,莫扎特还是站在了那里。带着他的天赋和自信,面对着我曾面对的怪兽。

他是天才,也是掠夺者。

画上眼睛立刻变丑。和原图(图二)完全不像了。难过。

图1-4

你口口声声说着爱他,而你又干了什么呢?你走过去,追捧着他的才华,剪去了他的翅膀。然后你捧着那对翅膀对所有人说,“看呐,它们是多么的美丽啊!”,但是你忘记了,那个人没有翅膀又该怎么飞翔呢? ​​​

图5

科洛雷多觉得自己可能是老到出现幻觉了,他抬起头,看向之前因为将至的暴雨而灰暗的天空,被乌云笼罩的苍穹之中竟然还有几颗还在闪光的星星。他眯了眯眼,总觉得好像看到了两个剪影,在金黄色的星光下面,他们相互靠着,科洛雷多听见熟悉的音符从云朵上面飘下来了。

图6

他记得那是一个晴朗的中午,没有下雨,也没有刮风,而他也没有参与那场葬礼。等他再见到这座墓碑的时候,他只是看到了石料旁边土地上新长的杂草,嫩绿鲜活的让他好像看见了以前的那个少年。

太过可爱了

安东尼奥·萨列里的生平(中)

太过可爱了!

shiiirooo:

*资料来自wiki,微博,imslp,DA和许多不知名网站。


*关于歌剧的名字:根据wiki给的英文翻译乱翻的【x


*最后的小附录内容来浏览看网页时随手记在本子上的字……不完全也不一定准确


 


1777年,意大利歌剧院由于失败的财政管理而倒闭了。约瑟夫二世决定停止意大利歌剧、法语话剧和芭蕾的表演。作为替代,两个属于宫廷的剧院将会在新的管理下重新开放,并且会收到一定程度上的皇室补贴。重新开放的两个剧院将会推广德语戏剧和音乐作品以及德国的价值观、传统。意大利喜歌剧很快被德语歌唱剧取代了。


 


从1778年开始,皇帝希望新的作品用德语创作。由于萨列里从没有真正的掌握德语,他感到自己不再能够胜任原来的职位。使他的事业更进一步受到打击的是话剧和德语歌唱剧的平起平坐。萨列里只能开始寻找新的机会。


 


1778年,格鲁克拒绝为米兰斯卡拉歌剧院创作歌剧。根据约瑟夫二世的提议,并在格鲁克的赞成下,萨列里接受了这个任务,他对此很感激。约瑟夫二世给了萨列里一年的假期(后来延长了),这使他可以有条件写完歌剧并进行意大利之旅。


萨列里的意大利之旅从1778年开始到1780年结束。最开始他写了《重建欧洲(Europariconosciuta)》。然后他从米兰开始旅行,经过威尼斯,罗马,最后又回到米兰。




2002年米兰斯卡拉剧院关闭翻新,2004年重新启用。重新上演200多年前剧院刚刚落成时上演的第一部歌剧,即安东尼奥·萨列里的《重建欧洲》。此为2004年剧照。



*米兰斯卡拉歌剧院,是世界最著名的其中一所歌剧院。歌剧院于1778年8月3日正式启用,当时名为Nuovo Regio Ducal Teatroalla Scala,首日上演安东尼奥·萨列里的歌剧《重建欧洲》(L'Europa riconosciuta)。




在这次旅行中他写了三部新的喜歌剧,并且在1779年和乔可莫·鲁斯(Giacomo Rust)在歌剧《护身符(Il Talismano)》里合作,该剧1779年8月在米兰上演了第一幕(萨列里作曲部分)。这几年写的所有作品其中一部意大利歌剧《嫉妒的学校(La scuola de' gelosi)》,获得了一次国际性的、持续了很久的成功。



1788年出版的《护身符》 



《嫉妒学校》


1780年他回到维也纳。他写了一部德语歌唱剧,《烟囱工(DerRauchfangkehrer)》,这在1781年是很重要的一部剧。1782年,萨列里的《烟囱工》和莫扎特的《后宫诱逃(Die Entführung aus dem Serail)》同期上演。《后宫诱逃》是在德语歌剧试验中出现的两大成就之一。并且在将近18世纪的时候,只有它还在继续上演。



《后宫诱逃》



《烟囱工》作曲家手稿


1783年意大利歌剧院恢复运营。新的上演季和萨列里的新成功《嫉妒的学校》一起开始。萨列里很快又回到了排练、作曲和教导学生的循环中。不过萨列里在维也纳生活的时间也快要结束了。有一个机会出现在他的面前——为巴黎写歌剧。在格鲁克的赞助下,他出国去完成这个重要的任务。


同年5月莫扎特写信给父亲,说:“你知道那些意大利绅士,他们在表面上对你很好!够了,我们都清楚。如果达·彭特和萨列里是一伙的,我将永远不会从他那里得到任何一点文本,并且我很乐意告诉他们我到底能在意大利歌剧上做得多好。”


7月他写到关于“萨列里的诡计”。在其中一封里他指责了那些‘诡计’。


歌剧《斑蝶( Les Danaïdes)》 是一个五幕抒情悲剧。萨列里原来的任务是在1783年到1784年间协助格鲁克写完巴黎的歌剧。但事实上格鲁克由于没有注意到这个新歌剧的成绩把整个歌剧都交给了他年轻的朋友。


格鲁克担心巴黎的批评家会公开指责一个因为喜剧而闻名的年轻的作曲家。所以在格鲁克和萨列里商量之下,歌剧公映后巴黎新闻报道说这部作品是格鲁克主笔而萨列里协助完成的。当这部歌剧在舞台上大获成功后,格鲁克告知公众这部歌剧完全是由年轻的萨列里写的。由于《斑蝶》大受好评,萨列里有了继续写作法国歌剧的机会。



1784年出版《斑蝶》


1784年,在巴黎的成功后他返回维也纳,结识了洛伦佐·达·彭特(Lorenzo Da Ponte)并第一次和莫扎特进行职业上的接触。达彭特为他写了一部歌剧《一个有钱人的一天(Il ricco d'un giorno)》但并不成功。萨列里接下来转向詹巴蒂斯塔·卡斯蒂(Giambattista Casti),他们合作的更成功一些。同时,达·彭特开始与莫扎特在《费加罗的婚礼》里合作。


 


1785年萨列里很快就写出了他最伟大的一部歌剧《特洛弗尼斯的山洞(La grotta di Trofonio)》 。这是第一部被阿塔利亚出版社出版总谱的喜歌剧。


萨列里和莫扎特曾一起写了一份有钢琴部和人声部的康塔塔(还有一位不很出名的作曲家柯奈蒂),歌词来自宫廷诗人达·彭特。它叫做《奥菲莉亚的康复礼赞(Per laricuperata salute di Ofelia)》,为了庆祝歌手南茜·斯托雷斯(Nancy Storace)回到舞台。这份谱子被阿塔利亚出版社在1785年出版。



*阿塔利亚出版社是维也纳的第一大音乐出版社




在《特洛弗尼斯的山洞》成功后不久,1786年,约瑟夫二世为了一次宴会让莫扎特和萨列里每人写一幕歌剧或德国歌唱剧。萨列里和卡斯蒂在《先是音乐后是文字(Prima la musica e poi le parole)》 里创造了一种对诗人和作曲家关系的模仿。


很快萨列里为了他的抒情悲剧《画家 (Les Horaces)》的首演又重新去到巴黎,但是这部剧失败了。他又写了一部宗教康塔塔《最终审判 (Le Jugement dernier)》。他成功的歌剧Tarare 在约瑟夫二世的批准下被洛伦佐·达·彭特翻译成意大利语歌剧《阿克苏尔,奥姆斯的王(Axur, Re d'Ormus )》,1788年在弗兰兹二世(Franz II)的皇室婚礼上上演。



《阿克苏尔》作曲家手稿


1788年萨列里回到维也纳,并在维也纳度过余生。那年他成为了皇室指挥。但他没有选择上演自己的新剧,反而恢复了莫扎特的《费加罗的婚礼》。他在1824年从此职位正式退休。


他的改编成意大利语的歌剧《阿克苏尔》是他最好的一次国际上的成功。它在欧洲广泛的表演,甚至在1824年到达南美洲。


但是他的影响力随着1790年约瑟夫二世的去世开始减弱。他失去了他最伟大的赞助者和保护者。


1790年,当萨列里去参加列奥波德二世(Leopold II) 的加冕典礼时,他的行李里带了不下三份莫扎特的弥撒曲。


 


在1791年上演的莫扎特的钢琴协奏曲K.482,单簧管五重奏和第40交响曲都是根据萨列里的建议首演的。


1791年10月14号,在莫扎特寄给康斯坦斯的信里,莫扎特说他邀请萨列里和卡瓦列里(CaterinaCavalieri ,随萨列里学习声乐,法扎剧中女高音)前来观看他的新歌剧《魔笛》。他很激动的描述:“他用他全部的注意力来看和听,从序曲到最后一幕没有哪次不引得他喊‘bravo’和‘bello’的。”


1791年12月5日,莫扎特去世,他被葬在普通公墓。


约翰(1856)写到:参加他葬礼的人有萨列里,苏斯迈尔(Süssmayr,萨列里和莫扎特共同的学生,他完成了莫扎特未完成的安魂曲),梵·斯威登(van Seieten,莫扎特的朋友,一名外交官)和两位其他的音乐家,那天没有风雪,既温暖又平静。


在维也纳帝国变革和法国革/命期间,萨列里和负责剧本的乔凡尼·卡斯蒂(Giovanni Casti)一起写了两部非常创新的音乐剧。但是由于公开自由的政/治倾向,这两部歌剧被认为不适合表演。


由于萨列里的政/治立场开始变得很不安全,他在1792年退休为意大利歌剧院长。


1797年,贝多芬写了ViolinSonata No.3, Op.12 No.3献给萨列里。这份谱子被阿塔利亚出版社在1799年出版。



贝多芬献给萨列里的小提琴奏鸣曲


他继续按照与皇室的合同写新的歌剧,直到1804年他自愿退出舞台。他最后的歌剧是德语的歌唱剧《黑人( Die Neger)》,那是一次完全的失败。







一些作曲家手稿(作品不明)和签名


小附录:
莫扎特喜欢热巧克力因为那在当时被认为可以提高啪啪啪能力。


萨列里总是被认为穿着深色衣服,但其实他总穿绿色和蓝色的外套。他还有一件黑蓝纹路的外套,一件棕红色外套,一件棕色带紫色纹路的外套,和一件黄色带红色纹路的外套。(这里的外套是frock,不知道是风衣还是啥,猜是法扎剧里那种外套)


萨列里喜欢靴子,他有六双靴子。


萨列里的腿有风湿病(虽然这并没能阻止他在66岁及以后骑马遛弯)。


他有一个非常活泼的66岁!


来自赛耶的描述:他说萨列里是一个有点黑暗的人,他还说“我觉着他是一个有点儿阴沉、吝啬、古怪,还有一点点自负和嫉妒心的意大利人。”


来自莫泽尔的描述:萨列里是暗肤色(不是白色或粉色)。他从不嫉妒,但是要么不开心(因为情绪差和过度工作),要么开心并且幽默。他也不怎么自负,但他的确为自己的成就(虽然他后来修订了很多他以前的作品)和他的学生们(不分男女!)感到自豪。整个欧洲都歌颂他,来自很多地方的学生向他求学,他在很多地方都很出名。


(该信谁)


萨列里经常被形容为most sweet of men。并被形容是一个整洁而时髦的maestro。


如果莫泽尔的描述准确的话(他说萨列里还是比较小的那种),萨列里应该有165-168cm的样子。和贝多芬差不多高。但比一米五的莫扎特高。


 


tbc.



安东尼奥·萨列里的生平(上)

shiiirooo:

*算、算是占tag了...抱歉。


*大概是一个科普文?


*资料来自wiki,微博,imslp,必应图片,百度图片,谷歌图片和许多不知名页面。


*大部分是萨列里的生平事迹,有删减


*其实是试图找到萨列里历史上与莫扎特的(很少的一点)联系


 


安东尼奥·萨列里(Antonio Salieri),意大利作曲家,指挥家。生于1750 年 8 月 18 日,在威尼斯共和国维罗纳南部的莱尼亚戈(Legnago)。1825 年 5 月 7 日,逝于奥地利维也纳。



 


萨列里




萨列里生于一个富裕的商人家庭。有一些兄弟姐妹,唯一一个名字有记载的哥哥是弗朗切斯科·萨列里(Francesco Salieri)。弗朗切斯科是小提琴家和作曲家朱塞佩·塔提尼(Giuseppe Tartini)的前学生。安东尼奥随他学习声乐,他的小提琴和大键琴也都是弗朗切斯科教授的。他进一步的学习是在莱尼亚戈大教堂——跟随着朱塞佩·西蒙尼(GiuseppeSimoni)。他幼年对糖,阅读和音乐抱有热爱。


他是一个桀骜不驯的孩子。他有两次为了听哥哥在节日里为临近的教堂演奏小提琴协奏曲,未经许可就跑出家门。这导致他心爱的糖被没收。


*对糖的热爱是因为小时候被关禁闭,只能用糖来改善生活。成年以后只喝甜味的酒。经常被亲朋好友打趣“well,Tony,how areyou off for sugar?”


 


1763年到1764年间,他的父母相继去世。他被一个修道士带到帕多瓦(一个距离威尼斯很近的小城),并和他短暂相处了一些时间。然后由于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威尼斯贵族乔凡尼·莫西尼戈(Giovanni Mocenigo)成为了他的监护人。乔凡尼是当时强盛的莫西尼戈家族的一员。安东尼奥的父亲可能(仅仅是可能)和乔凡尼是朋友或者有商业来往。


 


他在威尼斯继续学习音乐。师从管风琴家和歌剧作曲家乔瓦尼·巴蒂斯塔·佩斯提蒂(GiovanniBattista Pescetti)。在佩斯提蒂去世后他在歌剧歌手费迪南多·帕西尼(FerdinandoPacini)门下学习声乐。通过帕西尼,萨列里引起了波希米亚作曲家弗洛里安·利奥波德·加斯曼(Florian Leopold Gassmann)的注意。他不仅对萨列里的才华印象深刻,并且关心他的未来。他把萨列里带到维也纳,亲自指导他的同时还支付了所有关于萨列里音乐学习的费用。



 加斯曼




加斯曼和萨列里在1766年6月15日抵达维也纳。加斯曼做的第一件事是把萨列里带到意大利教会,把他的教导和服务献给上帝(consecrate his teaching and service to God←原文,我也不知道我写的是啥【哭)。这次经历对萨列里的一生有相当深刻的影响。


同年,加斯曼把萨列里介绍给皇帝约瑟夫二世(Emperor Joseph II)。萨列里很快给皇帝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随后加斯曼得到指示,可以像他希望的那样更加频繁的带上萨列里。这是君主和音乐家之间关系的开始,并持续到1790年约瑟夫二世去世。在每个周日早晨在马丁内斯家族的家中举办的一个一流的沙龙里,他认识了皮埃罗·安东尼奥·多梅尼科·特拉帕西(Pietro Antonio Domenico Trapassi)——当他作为梅塔斯塔西奥(Metastasio)——他的笔名——的时候更为出名,和克里斯托夫·维利巴尔德·格鲁克(Christoph WillibaldGluck)。后来格鲁克成为了萨列里的朋友和非正式的顾问。


 


萨列里在维也纳受到的教育包括拉丁语和意大利语的诗歌课程,德语课程(虽然萨列里从来没有掌握德语),以及欧洲文学。他的音乐学习围绕着声乐创作和通奏低音。他的音乐理论培训——关于和声与对位法——都扎根于约翰·约瑟夫·富克斯(JohannJoseph Fux)写的《名手之道》。这也是本每次拉丁课萨列里都在翻译的书。


*《名手之道(Gradus adParnassum)》:穆齐奥·克莱门蒂也写过一本同名的书(分别发表于1817年、1819年、1826年),并且影响更大。但是富克斯的版本(1725年发表)被评价为“一本在对位法上具有开创性的书”。列奥波德·莫扎特说他用这本书教他家的沃尔夫冈。贝多芬很尊敬这本书,而海顿十分细致的做了里面所有的练习。


 


萨列里第一部完整的歌剧是在1770年的冬季完成的。那是《识字的女人(Le donneletterate)》。这本来是给加斯曼的邀约,但是他当时正好去了意大利巡演。


 


1771年6月2日首演的《阿尔米达(Armida)》是萨列里第一部成功的歌剧。这是一部严肃的歌剧,它被翻译成德语并且进行了大范围的表演,特别是在德国北部。它确立了萨列里的名声——他被认为是创新的现代作曲家中重要的一位。



1780年出版的《阿尔米达(armida)》扫描件




1772年1月19日首演的《威尼斯集市(La fiera di Venezia)》是萨列里第一个真正流行起来的成功歌剧。这是一部为了嘉年华而撰写的喜歌剧,它的角色使用了三种语言进行歌唱,主题是威尼斯的繁荣与热闹的嘉年华,并运用了多而长的合奏与合唱。它还包含了革新的一幕——使有序的舞者和独唱主人公、合唱队同时出现。这种模式被很多作曲家们所效仿,其中模仿的最出名、最成功的是莫扎特的歌剧《唐·乔凡尼(Don Giovanni)》。


 


1773年春,莫扎特以萨列里的歌剧《威尼斯集市(La fiera di Venezia)》第二幕终场的《我亲爱的阿多内(mio caro adone)》的旋律为材料写了六首变奏曲,即KV173c(180)。1778年KV173c在巴黎由海娜夫人(Mad.Heina)出版。


*如果要搜索这首的音频可以搜k.180。或者标题:6Variations on "Mio caro adone"。悄悄的说搜k.173c找不到。



1878年出版的K.173c(180)




萨列里由于教育原因,一直住在加斯曼家。甚至在加斯曼结婚后也还是依旧。这个安排持续到1774年加斯曼(1729.5.3-1774.1.21)去世。1774年萨列里接任了加斯曼的职位——意大利歌剧院的作曲家、主管助理(一说乐队长)。


 


萨列里于1775年10月10日与特丽丝·冯·赫尔芙斯托尔芙(Therese von Helferstorfer)结婚(一说1774年),一共生了8个孩子,只活下来3个——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特丽丝是一位金融家和法院官员的女儿。他们结婚的时候特丽丝的父亲刚刚去世。




tbc.

安东尼奥·萨列里的生平(下)

shiiirooo:

*资料来自wiki,微博,imslp,DA,和许多不知名网站


*终于,终于搞完了……因为考试拖到现在x


*小附录它还是那么的不准确,随便看看就好


*有错误请指出!


他唯一的儿子在1805年去世,而妻子在1807年去世。


 


他继续在公众面前进行指挥,并继续他之前担任的职务。他最后一年的作品几乎都是宗教性的、神圣的。他继续教导那些已经初露头角的年轻音乐家们,(他一般教授声乐)在作曲上他的学生包括:路德维希·凡·贝多芬(Ludwig vanBeethoven),弗朗兹·李斯特(Franz Liszt),弗朗兹·舒伯特(FranzSchubert),以及许多早期浪漫主义时期的名人。还有沃尔夫冈·莫扎特的小儿子弗朗兹·科萨维·莫扎特(Franz XaverMoart)也是他教授的。



这是一个关于录萨列里流传下来的声乐作品的碟的访谈,专辑名是‘the salieri album’。


在这些里面,有一些水平极高的咏叹调,里面主要是花腔。这种花腔我称其为“积极”的花腔,缘于里面有一种内在的喜悦与独特的戏谑。只要你看一看他在维也纳森林里散步时写的那些卡农就会明白,他性格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这种调皮的感觉。萨列里音乐中甜美柔和的一面在一支宁静而松弛的情歌中展现了出来。最后的三首大回旋曲展示了他写作内省式音乐的实力。在这些描写爱情痛苦的场景里,音乐以最为直接的形式带领我们进入角色的内心世界,表达出了最为隐秘的渴望。不但独唱完全表达出了这些恋爱中的女人的内心感受,而且对乐器音色的运用也营造了一种梦幻般的氛围。



除了那些十分富有的学生,其他的学生在他这里上课都是免费的。这是为了向他善良的老师加斯曼致敬。


 


萨列里于1825年5月7日去世。在他的葬礼上,他为自己准备的、一首写于1804年的c小调安魂曲被首次演奏。他被安葬在奥地利维也纳的MatzleinsdorferFriedho,后来被转移到维也纳中央公墓(Zentralfriedhof)。他的纪念碑上刻了一首他的学生约瑟夫·威格尔(Joseph Weigl)为他写的诗:


Restin peace! Uncovered by dust
eternity shall bloom for you.
Rest in peace! In eternal harmonies
your spirit now is dissolved.
He expressed himself in enchanting notes,
now he is floating to everlasting beauty.


 


小附录:


Sono ormai sessanta e otto, 
Ser Antonio, gli anni vostri, 


E mi dite che vi bollica
Spesso amore ancora in petto, 
Eppur tempo mi parrebbe 
Di dover finir, cospetto!
Che ne dice Ussignoria? -


Risposta:
ha ragione, si podria.


现在已经是68岁啦


安东尼奥先生,你的岁月


但你告诉我爱


还在你的胸口里沸腾


即使我应该停止,该死的!


先生您又怎么想呢?


 


答案是:“你是对的,你应该这么做。”


 


英译者认为:“这首诗不是在写那种低落的心情。这只是萨列里在和他自己聊关于自己的天,这很sweet……”


根据好几个英文版翻译和意大利语原文的综合翻的。虽然还是不太懂萨列里在说啥x(大概就是爱的冲动呀什么的,英译姑娘还提到了性/欲...)


 


大约从1805年到1807年间特拉丝(他妻子)去世。没有证据表明他还有过爱人。


 


不仅莫扎特喜欢喝巧克力,萨列里也喜欢。


 


萨列里总是在尽可能的范围里要求高糖分。


 


萨列里还蛮经常指挥莫扎特的作品。


 


萨列里在当时被形容为是才华横溢的,受欢迎的,和被爱着的。他拥有所有他想要的。所以莫扎特在信件里描述的萨列里对他的嫉妒有理由可以解读为是莫扎特对萨列里的嫉妒。



有些人是这样的观点↑




 


萨列里擅长声乐,也擅长创作声乐作品(比起器乐作品来说)。一个剧作家形容他的声音“像意大利男高音”。所以他有相当一部分的学生是来向他学习声乐的。


 


舒伯特献给萨列里的独唱曲,钢琴伴奏(ErsterVerlust, D.226)。听了一些音频,都是男声,所以这是让萨列里自己唱……的意思吗x



 


莫扎特叫萨列里‘爸爸’,这是维也纳风俗吧好像(虽然他们只差6岁)。他还称海顿为爸爸(差24岁)。舒伯特称萨列里为‘祖父’(差47岁,的确是和莫扎特都差辈了…)。


 


莫扎特是在劳恩施泰恩胡同(Rauhensteingasse)8号的一栋3层楼的小屋的2楼去世的,该建筑1874年被拆除。


萨列里知道莫扎特家在哪,并且在莫扎特死前一天去看了他。他也是极少数参与了莫扎特葬礼的人。


 


由于萨列里成年以后还是对糖很感兴趣,所以总有人拿这个打趣他:“Well,Tony,how are you off forsugar?”


 


印象里萨列里青少年时期比较腼腆。似乎发生过有喜欢的女孩子不敢去找最后还是女孩子过来找他的事情。


end.

[1]

我与死神共舞。
莫扎特已经被他带走了,我知道是那个人的手笔。
他是如此的冰凉,摸上去的就像是夏日的冰窖。
寒冰在他的手掌中绝不会融化,鲜花滑落至他的指尖也只会枯萎成干,他是死神,带走莫扎特的,被上帝赐予任务的死神。
与我共舞的死神。
我听到他在呼唤我的名字,异常亲切的,除了我的母亲以外不会有任何人呼唤的乳名。
安东,安东,安东尼奥。
他叫着我的名字,咀嚼着每一个尾音,让那个名字被发出来的时候带上了暧昧的灰色。那是死亡的颜色,暧昧的,混沌的,迷人眼眸的深灰色。
我与他在廊中相遇,他的大衣从我的身侧划过,我听到空气与皮质外套摩擦的声音,但阳光却映照不出他的影子。我闻到霜雪的滋味,我看到他的眼睛,像是我看到的十二月的阳光。
死神悄无声息的来到我的身边,他托起我的手,揽住我的腰,与我共同跳起死亡之舞。
即使如此,我仍拒绝与他同行。
我还有未竟的事业。
我还有,音乐。
那美好的,给我带来痛苦与胜利的音乐。

[2]

死神的吻落在我的唇上。
我被赐予了一双黑色的翅膀。
我灰暗的灵魂在地狱发出哀嚎,我唱着死亡之歌,我舞动着,我看着死神的背影,看着他收割灵魂时狡黠的微笑。
那是美丽,属于死神的美丽,属于死亡的美丽。
我不再执着于莫扎特带给我的救赎,我不再在深夜吟唱乐章。
地狱的每一天都是黑夜,于是我不再张开双眸仰视太阳,因为阳光早已被乌云遮盖,不能透过地狱的黑云让我的灵魂闪烁发光。
音乐,音乐,音乐。
那本应当属于我的音乐。
不,那他们永远不属于我。
上帝未曾赐给我音乐的天赋。
他死了。
而我现在只明白,我在与死神共舞。
我的唇在他脸颊上印下吻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