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楼之上寂静无声

拉郎狂魔。不喜勿入。lof小号@您的星星。

*矛盾体
*存梗:双萨是一个身体两个灵魂。
我从出生那瞬间开始,便是矛盾的。天生异样的瞳色不会让我受到恩赐,只会让我被觉得我是上帝降下的惩罚。所幸,我有一个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同胞兄弟,我与他共享一个名字,同时也承担同样的罪恶——
嫉妒。
矛盾到极致的嫉妒。
嫉妒想必是我们的天性,深埋在骨子里面的,随着灵魂一同从地狱的硫磺水里面带出的天性,仿佛蚀骨之蛆,从来不能为我们摆脱。天罚既然降下,便不能收回,矛盾体既然存在于世间,便不能与自然调和。
先是对兄长的小提琴的嫉妒。见不得光的,内心矛盾的嫉妒感慢慢滋生,像是野猫的爪子,瘙痒着、痛苦着,但又享受着。那架小提琴就放在那里,每逢礼拜日,兄长骄傲的笑容以及圣歌的伴奏都在击打我的心房——多美的乐声啊,多么棒的音符,多么令人向往的神圣的位子。
但没过多久,那见不得光的念想,那个从不可能达成的理想便实现了。矛盾体第一次战胜了调和,乐章出现了杂音,新的篇章就此书写。
矛盾体仍然存活。
就像人人都明白有个宫廷作曲家,他叫安东尼奥萨列里。有些人会说他有一双澄澈的棕眸子,又有些人会感叹他异于常人的深蓝色单眸,有些人说他不苟言笑,又有些人会说萨列里大师是个经常微笑的温和男人。安东尼奥萨列里,从开始便是个矛盾体。
他有两个灵魂,两副肉体。他的心是金子做的,但是他的灵魂是块黑暗的石头。
当蓝色不再接受光彩,棕色变会重新出现,那是一整无法抵抗的撕扯。无论是谁,无论是哪一个生命,哪一条灵魂,都企图从这矛盾之中占去一席之地。
我是安东尼奥萨列里,一个宫廷乐师,一个作曲家。
他也是。
我们公用一个名字,我们共享一条生命,我们拥有同样的罪恶。
我们是天生的矛盾体。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