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楼之上寂静无声

拉郎狂魔。不喜勿入。lof小号@您的星星。

【翻译】说一说Brock Rumlow

小细:

(很不幸地,)我是队2中rumlow的粉。之前在汤上看到这一段,虽然难逃脑补式的洗白嫌疑,但我还是想翻译出来,仅供同好分享,不欢迎辩驳。

鹅们快来看啊!!!!!!!

出处请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rock Rumlow在漫威电影世界中绝对不是个讨人喜欢的角色。哪怕你有一点点想要为他辩解的倾向,觉得他并不是彻底没救了的,你都可能会被掐(大家通常认为loki还是有救的,即使他曾企图杀兄弑父、消灭人类——不过这就是另一个话题了)。漫画里的Rumlow是个令人厌恶的可鄙角色,这一点我完全承认,但在队2里,导演和编剧显然试图将他与漫画里的那个人区分开来,而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以下是我个人的见解与推测。你可能并不同意,依然觉得Brock是个狗屎不如的家伙——你完全拥有这个权利,但也请允许我发表我的看法。

我百分百确定Brock Rumlow也被九头蛇改造过。那场电梯混战里,他被队长揍到了天花板上,结果没多久就又站起来出任务了,一点事儿都没有。一个没有超级血清的家伙是不可能在大楼爆炸后奇迹生还,仅仅被烤了一顿的。新出的现场照片显示他脸上有烧伤,但那看起来已经有了愈合的迹象。他很可能被九头蛇从医院里搞了出来,然后被Zemo注射了血清。他的血管里至少也流淌着某种不太寻常的东西。

对于电影里的Brock的背景故事,我们一无所知。演员Frank Grillo曾将他比作一个前海豹突击队队员,我也觉得他很可能当过兵。队2里很明显地展示出了一点:Brock Rumlow不是个蠢家伙。他是个颇有水平的老道打手,开枪很有准头,还会执行天空航母的发射指令。与漫画里那个蠢得像一袋石头的家伙来说,电影里的他绝对不是个没脑子的男人。

他曾说"order only comes through pain",对吧?那他到底经历过怎样的痛苦,以至于让他选择了九头蛇的路?

我由此得出了一条极具争议的想法:Brock也被九头蛇洗过脑,或者至少是被操纵了。在你跳起来喷我之前,我必须先说明,我绝不是想要把他和被洗脑的冬兵相提并论。上面说了,Brock很可能当过兵,而很多人应该都知道,打过仗的士兵大部分都经受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折磨。假如Rumlow是个在阿富汗或伊朗服过役的老兵,那么他就是个很容易被九头蛇挑上利用的目标。对于这个世界,他迷茫又愤怒。不仅仅是他,整个特战队的人可能都有类似的背景。一个受过创伤的破碎内心很容易被掌控,被按照其它意愿重新拼凑。

另一个不受欢迎的想法和电影里的洗脑镜头有关。冬兵被洗脑时,他脸上的表情并不好受。他试图表现得平静,表现得完全不被那个画面动摇(我甚至想要再进一步地说,当时他脸上有种痛楚——感谢Frank Grillo精湛的表演)。至于那是否出于对Bucky的在意,每个人有自己的看法,但我认为有一点大家都会承认:他知道,一但令九头蛇失望,等待他的命运也会是眼前这样。九头蛇信徒的忠诚是通过恐惧换来的。在跟着皮尔斯走出去时,他甚至还回头瞥了一眼,至于这个短暂的镜头,你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

虽然目前还不清楚叉骨在队3里到底有什么样的表现,我还是很难把那位想象中的海豹突击队队员与现场照片里的那个人联系起来。我觉得他可能正遭受某种精神创伤,或者被Zemo给灌输了什么鬼东西。我还要说一句——请不要急着掐我——他是暂时替换冬兵的人。Brock很可能是那场大战里唯一幸存下来的(特战队的?)人,而且他失败了。九头蛇不会让人轻轻松松地就去死的。他们会让人遭罪,通过受苦来弥补,因为"order only comes through pain. "

Frank Grillo发了叉骨的片场照,并且配上了这么一段话:"he's going to find you"。与其说这是某种隐晦的暗示,不如说他是在开玩笑性地表明,Brock对于上一部电影里发生的事非常愤怒。这个"you"是指谁?最可能是Steve和Sam。这种愤怒,很可能就是Zemo用来刺激他的唯一砝码。

总而言之一句话,Brock Rumlow已经死了,如今只剩下叉骨。

——————————————————————————————

我就说一句:叉叉的新造型真的好像铁甲小宝啊!!!那个爪子好像弹簧圆珠笔的笔屁股啊!!!!!!!!!!!!!

评论

热度(155)

  1. 钟楼之上寂静无声蜜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