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楼之上寂静无声

拉郎狂魔。不喜勿入。lof小号@您的星星。

【Megstiel】South,North,West(5)

啊啊啊好棒!

猫坐在香料上:

送给圈内各位刚刚参加完高考的朋友,祝顺利!


是糖,看官们,快看啊这是糖啊!


其实这章大部分都是在写Meg(别担心Cas也没少写233),全捏造,我知道看官们没有Meg纯粉(貌似也没有这种东西Orz),不过我想给她一个完整的故事,以及逆转她的命运和结局。


Enjoy it!


第五章




“我们有什么好谈的,警官。”Castiel仰起头,让自己看上去很强横,但这虚张声势暴露了他左侧颧骨未消的淤青,“我不是开车的人,而且,原谅我失陪,我得去照顾我的朋友。”


Meg暗暗发笑,指了指自己的警徽,又点了点Castiel的胸口。“你是车祸目击者,没办法,对不对?”


Castiel不情愿地跟着Meg离开现场,他观察着四周的景物,判断着家自己的位置,这里是市郊附近,虽然离家还有一段距离。他紧紧盯着Meg,盘算着如果打晕她,就有机会赶回去带回Bal然后回家。“太引人注目了,袭击警察。”他最后打消了这个念头,乖乖继续走。


有些流浪者在纸板搭的房子前小心烤火,糊在“房顶”上的报纸纷纷扬扬飘在风中。Castiel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观察这座城市最不起眼的角落,除了狙击点和掩体,它还有无穷魅力。


Castiel向上提了下风衣领子,尽管那些血迹已经洗干净了,但他还是不自然地梗着脖子,因扭伤而脚步漂浮,这些怪异的举动引来了一个流浪儿的注目礼,他看向那孩子,突然回想起在自己也曾认为自己的命运就是如此,不受欢迎,游离在外,不被需要。十二岁的Castiel看着三十岁的Castiel,后者别过头去。


最后他们来到一片废弃的广场,几条长椅吱呀作响,但这不能影响疲惫的人们在它们上面享受安眠,他们裹着破毯子,仿佛这晚的大风与他们来说只是朋友的悄悄话。


Castiel先坐了下来,确定长椅可以承受两个人的重量后,他打手势示意Meg坐下,Meg从外套的口袋里掏出一沓折叠整齐的纸,打开铺在上面才从容坐下。


“帅哥,谁打了你漂亮的的脸?”Meg伸手去碰那块伤,Castiel歪过头躲开了。


“我从车后座上掉下来了。”


“别这么说,你会被抓走做人体研究的。你瞧。”柔和的光线打在Castiel脸上,Meg从手电筒后面探出头来,“这也就五分钟,这块伤就像是伤了五天的样子。而且——”


Meg突然将手按在Castiel的肋间,感觉到Castiel瞬间僵硬起来。“这个呢?你和你朋友去参加了山地自行车赛吗?


“你的眉骨裂了,嘴角也撕开了,照照镜子吧,帅哥。”Meg点评着,“你被UFC(1)选手盯上了吧,Clarence。”


Castiel不置可否。Meg收起手电,以聊天般的语气再次开口:“你们店里的汉堡很好吃,虽然我的同事不喜欢,不过说到它,我今天看到你们的老客户Winchester兄弟找局长哭鼻子了,看上去就像是你在他们的午餐里放了鲱鱼罐头(2)。不会吧?没看出来你这么厉害,小厨子。”


“他们还好吗?”


“比你好多了。他们嘲笑了脸肿起老高的Gabriel.Tricks警官,笑得像两个傻子。”Meg不经意地提起了Gabriel,这让Castiel警惕起来。


“那个负责笔录的警官吗?他怎么了?”


“可怕的牙医。”Meg含混地说,“他吃了一个腻的要命的甜甜圈后,喝掉了我的柠檬水。可怜的Tricks长官,简直要在地上打滚了。”


“柠檬?他的蛀牙——”Castiel一下子明白了,旋即撤回身子,闭紧嘴巴。


“他是我们店的常客。”他解释道,没指望Meg相信他。


Meg慢慢站了起来,顺手把手电放在她坐过的那摞纸上。“和你聊的很愉快,再见吧,Clarence。”


Castiel注视着Meg离开,手伸向风衣夹层,终于还是放下。注意到手电筒和压在它下面的纸,Castiel的喉结滚动了下,手攥紧又松开。


他的手不由自主伸向那摞纸,手指却一直僵硬着,他屈伸手指,反复了几次,才将叠在一起的纸张打开。一共有两页,隐约看得出每页上都有照片和配字。Castiel打开手电筒的开关,凑近纸张,训练的本能让他立刻在脑子里素描出两张纸上的基本内容(3)——


第一页:


第一张:拍摄时间下午3:21。老式家族住宅,狭窄的楼梯口,扶手上坐着两个少年。其中头发微长的一个正在大笑,他的动作使他的影像很是模糊,另一个抱着站在地上的小一点的孩子,空出的左手做出一个不雅的手势。小男孩穿着拖在地上的长风衣,十多岁的模样,面庞圆润,他微微歪过头瞧着抱住他的哥哥,双手抓住另一个哥哥抚摸他淡金色的短发的大手。尽管照片很老,光线很差,也能看出小男孩脸上的快乐。


配字:两名即将毕业的受训者与新收养的孩子在玩耍。——Masters/10/1986


 


第二页:


第一张:拍摄时间上午6:47。还是上一张照片中的楼梯,不过是换了个角度。高个子男人因动作太快而模糊,手臂紧紧搂着穿风衣的年轻人。他脸上有几处伤痕,浅棕色的头发乱糟糟的,抓着扶手的右手打着绷带。年轻人微微下垂的眼睛紧盯着镜头,神色紧张却坚定。相机镜头在缺少阳光的昏暗门厅中,也捕捉到了到那双眼睛里闪烁的光芒。


配字:年轻的受训者,刚刚结束训练,正与其导师Michael交谈。【注.该受训者在1986年被家族收养,见先前报告。】——Masters/06/1992


 


第二张:拍摄时间下午7:16。画面很黑,中间站着的男人拿着刀,递给他身旁的人。后者只穿着白衬衫,手臂绷紧,但脸藏在阴影中没被照下来。他们身后人影绰约。


配字:Masters夫妇卧底失败被秘密审讯,在临死前,纽扣照相机拍下最后一张照片。——Masters/08/1992【备注时间12/1992,档案管理员,Tricks


 


有位老兄被狂风从梦中叫醒,他睡眼朦胧地看向四周,然后不满地爬起来,把毯子收好。他还有活要做,看了眼手表便匆匆离开,也没注意不远处默默坐在长椅上的男人。


 



  1. UFC:终极格斗冠军赛


  2. 鲱鱼罐头:(Surstromming)是瑞典传统美食,将处理过的鲱鱼装入罐头中任其自然发酵而成的一种散发着恶臭、味道偏酸的罐装食品


  3. 这个我是跟《海伯利安》中诗人马丁的故事学的,偷懒必备LOL



======================================================================


 


没有暖气的小公寓不宜过冬。Meg叹了口气,打开暖风机。这才是秋天,难道冬天也要靠着暖风机度过吗?


不过除了这一点,整座公寓她都很喜欢,尤其是床头放的一盏光线明亮又柔和的台灯。洗漱后,她把暖风对准自己,迅速换上睡衣钻进被窝。Meg想起之前在市郊的广场上,那些流浪汉在这种鬼天气下睡在室外,不由得感慨起来。


还有Castiel,是的,Castiel,一个Heaven。他妈的Heaven。他宽阔的肩膀和坚实的下巴令人印象深刻,他淡然冷漠的神色和眼底的热情对比鲜明,他明明就是但却不再是照片中的男孩和青年。他的眉头皱得太紧了。


Meg趴在枕头上,在温暖的灯光下翻看着自己的秘密相册,那里面放着她从小到大最爱的明星粘贴画,在相册的最后,是两张真正的照片。Meg试图回到记忆中去。1986年,1992年。现在......


 


8岁的Meg最喜欢趴在床上,眨巴着眼睛看她的妈妈为爸爸整理领带,Masters先生有点笨拙,但这不能说他不是个好警察,虽然他和妻子一直都坐在警察局默默无闻的角落。


Meg不喜欢糖果色的漂亮裙子,她的最爱是件小皮衣。皮衣和抓绒衬衫,在幼儿园她就这么穿,小小的Meg有自己的品味。她的挑剔算不上任性,也足以让Masters夫妇头疼,“你简直是个小恶魔。”爸爸笑着握起她的手,用胡茬蹭她的脸颊惹得她一边尖叫一边笑。


在上小学后,她也是学校中的名人,她可以骄傲地和小朋友们说她的父母都是警察。那意味着什么?荣誉,尊敬,或是突然有一天带着命令消失。


那时Masters夫妇只是告诉女儿,他们辞去警察的工作,要去另一个城市体验管家生活。Meg不理解父母为什么要离开自己,但当她被带到叔父Azazel家时,她什么都没有说。


几周后,叔叔把爸爸写给Meg的信念给她听,Meg坐在沙发上,吃着叔叔为她准备的水果沙拉,因为爸爸幽默的语言而笑得前仰后合。Azazel也是警察,体格健壮,一脸横肉,但对Meg格外体贴,Meg自己都不太相信平日凶狠的叔叔还有这样的一面。


他们两个月才回来一次,而且爸爸的来信并不频繁,所以每一封她都会求叔叔多给自己念几遍,有时妈妈也会写上一段,有时随信来的还有些小礼物。有一次叔叔正在工作,新来的信放在茶几上,好奇心驱使她自己取来信读。


Meg撕开信封,几张照片从信封里落出来,在最上面的一张是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小男孩,他穿着拖在地上的长风衣,肉乎乎的脸,新剪短的寸头,水蓝色的眼睛。


Meg翻过去看照片背面,这些字母她都认识,C-A-S-T-I-E-L,但这不是她认识的单词,她有些挫败,又去翻看其他的照片,有些照片里还有这个小子,有些则是其他人,Meg猜父母就是在为这户人家工作。


叔叔从书房里出来了,Meg把照片和信交给叔叔。男人看着信,眉头纠结起来又很快放松,他摸摸侄女的头:“抱歉,Meg,这封不是写给你的。我保证下一封就是,好吗?”Meg趁机要了一碗麦片粥,在Azazel叔叔离开后,她才偷偷拿出那张蓝眼睛男孩的照片,她决定藏起来,直到她弄明白照片背后的单词是什么意思。


 


14岁的Meg依然喜欢趴在床上,就在父母为她准备的新公寓里。她即将升入公立高中,而且信心满满要考上本地大学。Meg用了一周时间才学会自行车,她摔得浑身是伤,但这很值得,因为公寓离学校有两个街区的距离。


父亲在收拾东西,Meg知道他们又要离开很久。高大的Masters先生唱着歌,表情却并不愉悦。“......我从何来?南方;我居何处?北方;我去何方?西方......”


“嘿,Meg,你这个小恶魔。”父亲像从前那样呼唤她,Meg抬起头看着他,隐约看到爸爸藏在眼镜后的双眼有些湿润,“我们这次要多出去些时间,最近雇主家特别忙。别担心,我们会在你生日之前回来的。”


“如果你们回不来,一定要给我写信。”Meg翻了个身,露出俏皮的笑容,“我会把信念给老Azazel听。这是什么?”


Meg坐起身来,打开父亲扔在床上的文件夹。父亲把换洗衣物塞进箱子,转过身看着她:“Meg,小心点看,别弄乱了。”


Meg耸耸肩,父亲弯下腰继续整理箱子,她翻看起文件夹里的东西——不过是几张照片。Meg看到了一件眼熟的风衣,穿风衣的年轻人看向镜头,肩膀被另一个男人扣住。他面庞瘦削甚至带着伤,右手被绷带缠得紧紧的,深色头发支愣着。除了那件风衣,他几乎变得令人认不出来,但Meg就是认得他。照片没能展现他令人诧异的蓝眼睛,却忠实记录了他眉宇间的纹路。


“直接问‘爸,这张送我好不好?’就暴露了。”Meg思考着,有些犹豫,最后还是趁父亲不注意,将这张照片放到枕头下面。她也对自己的做法莫名其妙,或许是因为见过他小时候的照片,便有了奇怪的好奇心;或许是因为她正是14岁,一个毫无疑问开始对异性产生好感的时节。


在车站的月台上,父亲再次嘱咐她把文件夹交给Azazel,她心虚地点头,在检票前不舍地抱住父母。“早点回来,好吗?”


“我们一直都在你身边,Meg。”母亲吻了她的额头,她的泪水滴在Meg的胸口。


夏天很快过去,秋天时Meg进入高中,在叔叔Azazel家和朋友们过完生日。


 


Meg恨Alastair,也敬爱他。作为私人军事教练,Alastair就是魔鬼的代言人。与Meg一起战战兢兢找到Alastair的六个人里,三个人在第一天的“活羊烧烤”后再没出现。至于活羊烧烤,那次他们去了Alastair的私人森林,在学员们的帮助下,Alastair宰掉一路安静吃草的小羊羔,为大家上了生物课和烹饪课,之后“活羊烧烤”就变成了周末活动娱乐项目。


一年后,在反侦察的第一节课上,Alastair亲自把一个学员送出家门。另一个倒霉鬼在练习飞镖时划开了动脉,差一点死在训练场,他本来已经通过了那么多考验,也只得乖乖滚回家去。


又过了五年,Alastair亲手为Meg——这一批里仅存的学员,也是Alastair见过的最好的一个——颁发毕业证书,这就意味着Meg不收任何枪械限制令影响,只要理由正当可以随时拔枪射击,还有一大堆“好处”,她也懒得去看。Meg谢绝了去海军陆战队做教官的机会,又过了四年,费尽心思计划的、拼命调查的四年,Meg更改个人信息后进入家乡的警校。


她必须要他的命,那个该死的叛徒Fergus,他还在警察局里,但Masters夫妇永远在卧底警察牺牲者的名录中了。


进入警察局是最简单的途径,只要她能拿到第一名,当然,这是毫无悬念的。


 


TBC


下一章对Meg的故事进行补充,顺便私心多写点Gabe好了LOL


Cas的生日我是按照Misha来的,1992年,他才刚成年欸。算年龄算的我闹心,而且我相信没有人会觉得年龄之类的有BUG但是我墙破症,好烦......


另外,最近megstiel不足,刚看了些同人图,现在心是死的。我这个冷圈小透明,好希望从天而降一位太太,全心全意爱着megstiel,周更就行,我给长评,按40:1的字数给......算了我死心......


Richard Speight Jr也严重不足,Rich啊啊啊啊!准备去补《兄弟连》,顺便求助一下,有没有哪位朋友有他的作品合集之类的资源,非常非常感谢。


  @I-I/\L 不知道这算不算糖 _(:3 」∠)_ ,请吃


 @傻了吧唧爱大盾的牛奶 牛奶,看到你在微博上了,睡前读物给你,早些睡吧。


节日快乐,各位夜猫子和早起狂魔!

评论

热度(23)

  1. 钟楼之上寂静无声猫坐在香料上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