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楼之上寂静无声

拉郎狂魔。不喜勿入。lof小号@您的星星。

【萨莫】性转瞎写,假如只有Salieri知道Mozart是个女人

一切都应当是从那里开始的。

一个令人困倦的午后,昏黄的天空下面的空气里充斥着硝石的味道,刺激得我的鼻腔有点发痒。Mozart——那个骄傲的年轻人就在我面前站着,我几乎闻得到他身上的脂粉的香味。女性的体香和下等人烟尘的味道充斥着我的鼻腔,让我禁不住的想要逃离。

站在我面前的是音乐天才,Mozart,上帝的使者,我主声音的传达者。

从我听到他音乐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被上帝眷顾的年轻人总是会有些骄傲自满的,他自大的笑容让我几乎想起了当初的我自己,那个被老师带进宫廷的农民家的男孩,那个迫不及待想要展示自己才能的,但却无法让人信服的男孩。但我远没有他的才能,或是说,我从没有被上帝如此的眷顾过。

Mozart在指挥后宫诱逃,我知道这曲子,一个拙劣的讲着妓女的故事的曲子,一个不符合皇家的曲子,但却拥有着完美的旋律,无可挑剔的乐谱,和一个漂亮优雅的指挥家。

他长得不像是其他的奥地利人,尽管他有一只看起来占的太大的鼻子,还有一对比起来太小的耳朵。他的眼睛太过灵动了,灵动的几乎不像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即将成家的男性。

我的耳边全是音符,他们太多了,几乎都要打断我对Mozart的观察。但是几乎的意思谁都明白,我还是那么的观察下去了。

Mozart有一双大眼睛——这一点我似乎说过了——它们总是机灵的,几乎是活泼的看着四处的人。我看到他嘴唇上残余的口红的痕迹,看到了他被扯开的领口和露出的白得几近透明的皮肤。我听到了他的声音,那种显得不是特别的阳刚,不是那么的让人感到他是个二十来岁男性的过于年轻的声音。

然后我察觉到了有一点什么不对劲。

Mozart,真的是如大家所想的一样的Mozart么?还是说,他的所谓的Wolfgang Mozart的皮囊,只是一个拙劣的包装?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