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楼之上寂静无声

拉郎狂魔。不喜勿入。lof小号@您的星星。

[1]

我与死神共舞。
莫扎特已经被他带走了,我知道是那个人的手笔。
他是如此的冰凉,摸上去的就像是夏日的冰窖。
寒冰在他的手掌中绝不会融化,鲜花滑落至他的指尖也只会枯萎成干,他是死神,带走莫扎特的,被上帝赐予任务的死神。
与我共舞的死神。
我听到他在呼唤我的名字,异常亲切的,除了我的母亲以外不会有任何人呼唤的乳名。
安东,安东,安东尼奥。
他叫着我的名字,咀嚼着每一个尾音,让那个名字被发出来的时候带上了暧昧的灰色。那是死亡的颜色,暧昧的,混沌的,迷人眼眸的深灰色。
我与他在廊中相遇,他的大衣从我的身侧划过,我听到空气与皮质外套摩擦的声音,但阳光却映照不出他的影子。我闻到霜雪的滋味,我看到他的眼睛,像是我看到的十二月的阳光。
死神悄无声息的来到我的身边,他托起我的手,揽住我的腰,与我共同跳起死亡之舞。
即使如此,我仍拒绝与他同行。
我还有未竟的事业。
我还有,音乐。
那美好的,给我带来痛苦与胜利的音乐。

[2]

死神的吻落在我的唇上。
我被赐予了一双黑色的翅膀。
我灰暗的灵魂在地狱发出哀嚎,我唱着死亡之歌,我舞动着,我看着死神的背影,看着他收割灵魂时狡黠的微笑。
那是美丽,属于死神的美丽,属于死亡的美丽。
我不再执着于莫扎特带给我的救赎,我不再在深夜吟唱乐章。
地狱的每一天都是黑夜,于是我不再张开双眸仰视太阳,因为阳光早已被乌云遮盖,不能透过地狱的黑云让我的灵魂闪烁发光。
音乐,音乐,音乐。
那本应当属于我的音乐。
不,那他们永远不属于我。
上帝未曾赐给我音乐的天赋。
他死了。
而我现在只明白,我在与死神共舞。
我的唇在他脸颊上印下吻痕。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