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楼之上寂静无声

拉郎狂魔。不喜勿入。lof小号@您的星星。

【主教班萨】一辆小破车

*主教班萨
*车
*班萨视角语c形式爽文

“您也像我一样丧失理智么?”

我在他的床上,科洛雷多主教,一切本不应当是这样的。
我亲吻他的嘴唇,像是在亲吻我最亲爱的情人,我们互相用唇齿厮磨对方的唇角,在对方的身体上尽可能多的留下齿痕。
这是场战役。
我们像是整装待发的战士,耀武扬威而又小心翼翼。他把舌头伸进我的口腔,轻车熟路的舔舐我的舌头,水声从我们的身体连接部位发出来,就好像我们之前已经这样做过千百次了一样。
科洛雷多的指甲划伤了我的脖颈,不是很痛,血液顺着被划破的肌肤流下来的触觉竟让我感到了一丝从未有过的愉悦。他有一双天生就是用来触摸音乐的手,平滑,没有伤痕,每个动作都稳得让人想要哭出声音。
他的手指逼迫着我,解开我的领花,在我的胸口转了一个圈之后轻巧的解开了我的扣子,天知道我废了多少力气才系上的它们。

“科洛雷多主教,再这样下去我们就都不能停下来了。”

我听到自己几乎是请求的陈述句,我从未有过这种触感,当我与女性亲吻的时候,当我拂过女性肌肤的时候,我从未发出如此的颤抖。
应当是要停止的,这种背德而又没有道理的,即将进行的交缠。我们在渎神。
科洛雷多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或者是他听到了但是当做不在意,就像以前他从来听不到要给莫扎特涨工资的要求一样。他的手指向下滑,顺着我的胸腹一直到达我的股沟。大理石般的触感告诉我他的手指已经突破我的裤子,顺着紧身的裤腰滑到不会有人触碰的地方。

“我是像您一样丧失理智了。”

他靠近我的眼睛,嘴角上面带着一丝不可见的笑容,好像是献祭一般的闭上眼,吻上了我的脸颊。他用唇瓣和湿润的舌尖包裹着我的耳垂,让我除了黏腻的水声以外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响。他的呼吸打在我的睫毛上面,照应在他身上的烛光让他看起来是我将要信奉的新神。

“你害怕么?”

我在颤抖,由于无可抑制的快感和眼角几乎要流出的水珠而颤抖着自己的身体,他的手指是那样坚定的无法拒绝的,一点一点的深入到我的身体里面的动作让我几乎要停住呼吸。

“不,您……请您停下吧。”

我深呼了一口气,感受着身体被扩张开的异样的触感,早已经被扒光的大腿在微凉的空气里面暴露着,不可察觉的起了鸡皮疙瘩。我咬着嘴唇,抑制自己想要发出声的喘息。这是无法接受的折磨,我没有办法……

“求您了……请……请停下来吧。”

我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的请字,科洛雷多不说话,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听我的话语,他的手指明明是匀称而完美的,在我看来却变得狰狞而粗大。我感到他放进去了第二根手指,紧绷的肌肉让我几乎不能发声。

“我以为您喜欢这个呢?”

他凑进我的耳边,温热的呼吸打在我的耳廓上,我的眼角流下温暖的水珠。

“……不。”

我,我想要他继续下去。

评论(11)

热度(37)

  1. 唐欲阑不是鱼篮子钟楼之上寂静无声 转载了此文字
    😶Bro什么时候写了这个,太刺激了